<small id="56rs3"></small>
      <mark id="56rs3"><tt id="56rs3"><ol id="56rs3"></ol></tt></mark>
      <mark id="56rs3"><delect id="56rs3"></delect></mark>
      <mark id="56rs3"><var id="56rs3"></var></mark>
    1. <menuitem id="56rs3"><tt id="56rs3"></tt></menuitem>
      1. <tbody id="56rs3"></tbody>
        <menuitem id="56rs3"><dfn id="56rs3"></dfn></menuitem>
        1. 2022年04月15日星期五歡迎您來到中國建筑防水協會
              
             |

          En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質量

          國務院安委會暗訪云南水電站:滲水裂縫都不管,巡檢記錄只打鉤 2022/03/14 22:10:00   來源:

          “為什么溢流表弧形門巡檢記錄上,全部都打著鉤?”

          2022年2月18日,面對一本沒有記錄任何異常情況的巡檢表,國務院安委會督導檢查組成員詢問云南南盤江鳳凰谷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鳳凰谷水電站”)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回答:“打叉不太美觀?!?/p>

          窗外,南盤江碧波翻涌。這條發源于云南省曲靖市烏蒙山余脈的河流,多縱坡、水流急,沿線建有多座水電站,坐落在曲靖市境內的鳳凰谷水電站2009年投入使用,裝機容量是10萬千瓦,年平均發電量約4億千瓦時。

          雖然巡檢表中無任何異常,但督導檢查組發現,大壩混凝土結構多處裂縫。電站相關負責人解釋“鋪路時,石板之間擠壓形成的”,當督導檢查組成員指出溢流壩段與廠房壩段接合部,還有一條呈上下游方向、貫穿數米的裂縫后,電站相關負責人沉默了。

          2月15日,國務院安委會第十四督導檢查組前往云南昭通、曲靖等地對水電、礦山、?;?個重點行業領域的46家企業單位進行了檢查。在對水電站的督查過程中,督導檢查組發現存在管理制度不完善,監管責任、行政責任主體不明確等問題。

          國務院安委會暗訪云南水電站:滲水裂縫都不管,巡檢記錄只打鉤

          1647420145298994.png

          督導檢查組向鳳凰谷水電站相關負責人了解情況 (南方周末記者 蘇有鵬/圖)

          壓力鋼管上能不能鋪電纜?

          進入鳳凰谷水電站的廠房,內部墻體上也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縫。下層廠房空壓機室和儲油室中,地面和墻壁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滲水。薄薄的青苔占據了發電機層的一角,頂部蛛網纏繞,幾步開外,轟隆作響的發電機組正在工作。

          規模小的電站,管理更為混亂。

          位于曲靖市羅平縣的水寨水電站裝機容量只有8400千瓦,是南盤江四級支流牛街河梯級開發中的二級電站。

          水電站廠房依山而建,幾塊巨巖醒目地懸于電站大門的左側。相關負責人曾自信地向督導檢查組介紹,最近剛完成了滑坡的評估。

          “是評估門口的那幾塊石頭嗎?”督導檢查組成員詢問。

          然而,水電站相關負責人卻把督導檢查組帶到進入工廠的水泥路上,指著另一處一兩米高的石頭表示,“評估的是這個?!倍綄z查組成員質問:“大門的石頭,難道不是風險更大嗎?”

          隨后,督導檢查組發現,一條壓力鋼管上,居然鋪設了電纜。通常情況下,壓力鋼管適用于從水庫向水輪機輸送水量,內部水壓力巨大。

          督導檢查組詢問水電站相關負責人員:“這樣架電纜,合適嗎?”水電站相關負責人員轉頭問隨行的水務局、能源局的工作人員,人群中小聲地說:“感覺沒什么大問題?!?/p>

          “這是有重大安全隱患的,需要馬上整改?!痹陔S后的檢查過程中,督導檢查組發現,這座竣工于2003年8月份的水電站,運行多年來,從未開展安全鑒定工作,鋪設電線的壓力鋼管,也沒有進行過安全檢測。

          監管責任不明確

          前往鳳凰谷水電站的過程中,曲靖能源局相關工作人員曾表示,該電站的監管由能源部門負責。當督導檢查組指出水電站運行過程中的諸多問題后,該工作人員又表示:“我們只負責監管汛期的安全?!?/p>

          監管責任、行政責任主體不明確是此次督查水電站過程中最為突出的問題。

          在昭通、曲靖兩地的走訪過程中,南方周末記者發現,一個水電站,往往會涉及多個政府部門。一位電站負責人開玩笑說:“婆婆太多,不知道該找哪個?!?/p>

          當地發改局曾于2021年6月到昭通市昭陽區跳石水電站開展過安全隱患排查,并提出包括“溝渠未設置柵欄”等多條整改意見。當督導檢查組2022年2月17日再次進行檢查時發現,之前查出的主要問題與隱患仍然存在。

          并且,當督導檢查組詢問跳石水電站的監管責任主體是誰時,水電站相關負責人一會兒表示“應該是水務局”,一會兒又試探著問:“應該是發改局吧?”

          檢查中發現,小水電的監管權責不一。當地政府相關工作人員甚至弄不清楚,到底什么叫“農村小水電”。

          根據國家相關標準,裝機容量5萬千瓦以下的水電站稱為小水電。據了解,經長江經濟帶小水電清理整改后,云南全省5萬千瓦以下小水電站共1920座,總裝機容量1334.7萬千瓦,位居全國前列。

          據了解,早年間,在水電站的建設期間,往往由能源、發改、水利等多頭審批,而隨著時間推移,云南省大部分州(市)、縣級水行政主管部門已不再承擔小水電管理職責,小水電管理機構也隨之撤銷或縮編,導致監管要求不統一。

          事實上,早在2018年10月,水利部針對相關問題,已經發布《關于全面加強農村水電安全監管工作的通知》,明確地方政府屬地監管,行業主管部門專業監管,而農村水電企業要落實主體責任。

          但即便落實了行政、監管和主體責任,水電站在公示相關責任人時,也流于形式。

          在云南滇能牛欄江水電開發有限公司內,督導檢查組注意到相關責任人的信息已經公示在水電站的入口處,其中的行政責任人為當地一位主管安全生產的副縣長。不過,詳細了解發現,這位副縣長不久前調到外地工作,但公示牌一直都未更換。

          南方周末記者 蘇有鵬

          ,,,